宴梦

一只巨蟹喵ฅ●ω●ฅ✧(●ΦωΦ●)✧

“小赤佬,吃饭啦!去把酒热上。”
“哎,来了。”

毕忠良来叫的时候,陈深正在逗弄那一窝的猫崽子。
猫是毕忠良带回来的,说很像陈深。陈深却不承认,他一个男人怎么会像这小奶猫呢?不过无所谓啦,反正他也喜欢的紧。

陈深是深爸爸,毕忠良是毕爹爹。等小猫再大点,会绕在他们脚边玩耍,趴在他们膝上撒娇。
那时候他们或许会在夕阳下,给它们讲讲他俩过去相爱相杀的故事。

菜上桌了,酒也热上了,碗筷面对面摆着,男人在烫喝酒用的瓷杯,另一个年纪更大些的,去柜子里取格瓦斯了。

陈深坐下等老毕的时候,突然记起来,很久以前有人问他:

“陈深,为什么在你们都还很年轻的时候,你就要叫毕忠良老毕?”

“因为,老了不用改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看图说话???一块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甜点😃

评论(5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