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梦

一只巨蟹喵ฅ●ω●ฅ✧(●ΦωΦ●)✧

时光荏苒,不负相思——老来多健忘番外

你也可以叫它小段子N+      高甜     occ是我的
番外比正文还长什么鬼?

1、
陈深变了,变成熟了。
原本英俊的脸上坑坑洼洼的,和自己的背一样。肯定也是爆炸留下的伤疤。
陈深也没变,嘴角的猫弧还在,看着自己时眼里的狡黠也还在。
自己还能看的懂陈深的眼神,他看到陈深的揣测不安,看到他的欣喜若狂,看到他的热泪盈眶,看到他和自己一样的入骨相思。
我终于能彻底看懂他了,真好。真好。

可惜了那张脸,原本他的皮肤可是比女孩子还好啊。都是我的错,如果那时我不去追他就好了。

我要好好补偿他。

2、
毕忠良在起毕望归这个名字的时候,只是想要回到和陈深朝夕相处的日子去,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人,会再次来到他身边。

3、
陈深的勤务员三宝说,原来头儿是安排住在宿舍里的,自从与那老毕头相认后,一得空就往他家跑。后来索性搬过去住了。
搬就搬嘛,那个独门独院的毕宅也不错,自己也不介意多准备一个人的饭的,宿舍留给局里新人好了。
可是!可是!自己为什么总被陈处赶出去?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吗?三宝深深的不安着。

4、
那晚,他俩喝了酒。
原来陈深不喝酒不是伪装,他是真的不能喝。两三杯酒下肚,就觉得晕晕乎乎,眼前的人也看不真切……像梦里一样。

他们喝着酒聊着分开后生活,谁过的都不容易,毕忠良要更惨一些。
陈深越听越心疼,他想站起来抱抱毕忠良。这一起身,头就更晕了,脚下一绊,眼见就要栽倒,突然身侧伸出一只手拽住他衣服,拉着他坐好。
陈深醉的更厉害了,眼中涌动着不明的情绪,且那情绪不可控制的泛滥着。陈深忽然转头看着毕忠良:“老毕,你抱抱我。”
毕忠良看着陈深满脸的醉意和眼中涌动的情绪,应言走过去搂住了他。
“老毕,你抱抱我。抱抱我,老毕。”陈深喃喃着。
毕忠良收紧手臂,让陈深整个埋在他怀里,一只手轻轻拍着陈深的背,耐心地安抚他。
“你抱紧点”陈深此刻已经是近乎无意识的低喃了。双臂紧紧圈着毕忠良的腰。
“抱着呢”毕忠良简直拿他没办法,只能抱的更用力。
“老毕,这不是梦对不对?老毕,我好想你。”陈深忽然哽咽起来“我……我以为……以为我们再也……见不到了。”

自从相见以来,陈深好像只有第一天激动一点,就再也没有其他表示,见面只是和他像往常一样笑闹。毕忠良差点以为,只有自己一个人欣喜若狂,只有自己觉得这幸福,来的太突然。毕忠良怕这只是庄周梦蝶一场空,毕竟他一直以为陈深早就死在黄浦江里了。为此,毕忠良还失落了一下,大概,陈深已经忘了吧,只把他当一个普通的故人。
此刻毕忠良才知道,原来陈深也在怕,也如同自己思念他一般想着自己。毕忠良觉得再也无法忍耐了,他低头狠狠啃咬着陈深的唇。你开心好,不安也好,我都陪着你,再也不走了。而且以后你想逃也逃不掉了。
陈深双唇吃痛,神智恢复了一些清明,明白过来现在的情况。虽然他并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这样了,但他不想再躲了,他试着回应毕忠良,想给他安抚,没想到老毕得了他的回应,突然勾着他的双腿把他抱起来,就往房间走。
陈深一惊,下意识的用腿夹紧老毕的腰,胳膊搂住老毕双肩,但嘴上却无法停止。
在陈深失去思考的能力前,他只来的及庆幸:还好早就把三宝打发回去了。

5、
“毕忠良!你别小看我啊和你说,我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公安局副处长!”
“副处长在我这也是小赤佬。”

谁还没当过处长啊 哼

6、
陈深问过毕忠良:你恨过我吗?
恨过的,你呢?
也恨过。
然后他们相视一笑。
恨过又怎么样呢?最可恨的,是我还爱你。

7、
毕忠良不是没能力看出陈深的隐瞒,陈深的身份,只是他愿意当做不知道,愿意不去深究,甚至愿意帮着隐瞒。
陈深不是没机会帮嫂子他们报仇,不是没办法要挟毕忠良让他带着归零计划全身而退,只是……他下不去手。
从成为一个特工那天起,他们就知道,感情绝不能影响判断……可是……
对手是陈深/毕忠良啊。
那就“看不清”吧,那就“傻”吧,
我愿意。

8、
毕忠良醒的时候,鸡才叫了一遍。陈深翻了个身,滚进他怀里,又睡着了。
毕忠良依稀记得,早在战场上陈深就说过,他不怕死,但怕黑。
还好,天已经亮了。
真的亮了。

9、
毕忠良发现陈深比以前更爱赖床了,总是要自己叫他才肯起床,真是一点也没个公安的样子呢。
他不知道的是,陈深其实完全可以自己按时起来,可他就是想装睡,让毕忠良一遍遍叫他。
因为那时候,老毕一定会喊他“小赤佬”,温柔的,无奈的,熟悉的语调。

这些年,陈深不缺兄弟,而且是有着同样信念,生死相依的兄弟,但他还是很想毕忠良这个哥哥,很多次在梦里,他听到那个人用熟悉的语调叫他小赤佬,都能笑着醒来。

现在,终于不用醒来后狠狠揉着眼睛,把眼泪逼回去了。
因为,老毕就在身边啊!

“小赤佬。”

10、
毕深坐在院子里聊天,收音机里吚吚哑哑的唱着牡丹亭,陈深说还是昨天游园惊梦那个曲目好听,他最喜欢皂罗袍那段。
毕忠良想,不管怎样,汤显祖可真是天才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
——汤显祖《牡丹亭》题记

11、(伪并肩作战梗)
天气很好,湛蓝的天空白云飘,老毕头挎着篮子去买菜(误)
这小鱼干不错,陈深爱吃。那葡萄挺新鲜,买回去给他补充维生素。还有这个这个……咦?陈深?
毕忠良一抬头就看见了陈深。
好奇怪哦,明明隔的挺远的,明明公安制服都一样的,但他就是能知道哪个是陈深。
小赤佬在干嘛呢?追人?追人怎么追到酒楼了?里面这么多人怎么动手啊?

陈深带着队员正在追一个有勾结国外势力卖国通奸的嫌犯,一不小心让他逃进了酒楼。这下陈处长苦恼了,抓吧?嫌犯身上带有武器,伤及无辜就不好了;撤吧?这个嫌犯十分谨慎,错过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的踪迹。正犹豫该怎么呢,眼神一瞄,看到又一个人进了酒楼。恩?毕忠良?这么危险他来凑什么热闹啊!

毕忠良没和陈深打招呼,径直进了酒楼,左右巡视了一圈,心里有了目标。
他走到一个货郎打扮的人身边:“兄弟,借个座?别地没位置了。”
“好,坐吧。”货郎额头布满细密的汗,很紧张的样子,看到有人凑进明显一惊,见是个跨着菜篮子的大伯才放松下来。
“哎呀,这酒楼生意越来越好了。”老毕头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和货郎攀谈起来,眼神却偷偷观察着他“兄弟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
“皮货”
“哎呀正好,我家有不少皮子,儿子去深山打猎带回来的,新鲜着呢,你和我走一趟?”
“这……算了吧。”
“别呀,那皮子搁家里占地方,哪有货郎见着生意不做的?我家也不远。”哼,这人的手一直放在兜里握着什么,果然是有武器啊!难怪陈深一直不进来。我得把他骗出去才行。
“好吧。”这人真难缠,一起出去也好,如果公安敢有什么动作,还能拿他做个人质。

陈深在门口看着毕忠良和嫌犯聊的欢,暗道老毕八成打什么注意呢,就见老毕带着嫌犯出来,还给他打了个眼色。多年的默契使陈深很快明白了老毕的意思,急忙吩咐队员跟上,还要跟的明显点,也好分散嫌犯注意力。自己转身拐进一条小路。

毕忠良和货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看到身后两个公安明目张胆的跟着,暗笑他的小赤佬到底是担心他。快到一个转角时,毕忠良突然发难 抓住了货郎藏在口袋里的手,与此同时,陈深从真面蹿出来,一个擒拿制住了嫌犯。
货郎的注意力都放在身后的公安身上,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擒住了,握着的手榴弹也被收走了。他到最后也没闹明白,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大伯,怎么会抓他呢?

送走了嫌犯,陈深也有件事没明白:“你怎么知道是他?”
“感觉,我好歹做了那么多年那啥头头么,坏人的气味我熟悉。”
“什么气味?”
“和你不一样的气味。”

公安局堂堂陈处长,在大街上闹了个脸红。

12、
讲真,麻雀的年代背景是1940年汪伪政府宣布成立那会。
49年建国的时候毕深最多最多40出头,还没老到爱不动的年纪。
老当益壮嘛。

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
时光荏苒,幸不负情深。

-end-  (撒花)

评论(7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