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梦

一只巨蟹喵ฅ●ω●ฅ✧(●ΦωΦ●)✧

花开满了就相爱

花开满了就相爱

二宝现在很胆怯,很压抑,把那辆薄荷绿的小车开的飞快,妄图甩掉以车后座为中心无限扩散的低气压。他们行动处的二号人物又遇袭了!
同仁医院的医生护士现在很紧张,很忙碌,小跑着在抢救室进进出出。他们上海滩的深少爷又遇袭了!
毕忠良很烦躁,很生气,很焦急,很无力。他的阿弟又遇袭了!还伤的不轻!
只有陈深很安逸,他记得自己又遇袭了!但他现在并不觉得很痛,他觉得自己现在像是浮在水面上,轻飘飘的很舒服。眼前像看电影似的闪过很多画面,有哥哥的,有皮皮的,有李小男和徐碧城的,但更多的,是毕忠良的。
他的老毕从军营里开始,就愿意宠着他,护着他,来了上海后好像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了,而自己也掩去心底深处的疼痛,偷笑着享受他对自己的好。装作不知道老毕看向自己的时候,眼底不属于兄弟间的情深……与自己的悸动。
毕忠良总骂他的小赤佬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其实陈深都知道的,也记得的。

漫天的尘土,斥耳的枪炮声,这不知道是哪场阻击战,但肯定已经打了很久。大家早就跃出了战壕,厮杀成一团。上了战场就知道,当每个人都杀红了眼,根本没有谁能护着谁,特别像这样敌强我弱的阻击战,能管好自己已是不易。
陈深刚解决面前扑来的一个敌人,身侧鬼子的刀刃以划破了军装,毕忠良就在他左前方一点的位置上,毕忠良不让自己离开太远,说挨近一点,多少能彼此照应。但他现在好像比自己还焦头烂额。
突然间,陈深被一道光斑闪了眼睛,他近乎本能的知道,那是鬼子的钢刃反射的阳光。呵,鬼子的刀好,还总擦的透亮。
陈深急忙解决掉眼前的敌人,侧身一看,两三个敌人正形成了小半个包围圈,一道向自己杀来,想侧身躲开的,但受了伤的腿到底是不灵活,慢了一拍。
腿上的伤是刚才不小心伤到的,应该是很深吧,都怪自己一直用余光看着老毕,没留神脚下。这下好了吧,还没找到机会英雄救“美”,自己先要玩完了。不对……都什么时候了,我怎么还有时间想这个!其实一切念头都只是转瞬间,还没等陈深自嘲完,敌人已经到了面前,眼看就要血溅当场,一个身影飞扑过来把自己扑倒在地,很痛,但不是利刃刺穿身体的疼痛,只是背部着地的钝痛。血也确是溅开了许多,但不是自己的。原来,一直用余光注视着另一个人的,不只是自己啊。
还是没来的及感动,甚至没来的及查看身上压着不动的人的伤势,陈深腰一挺,跪坐着就将手上的白刃刺入敌人腰间,然后扣动扳机解决了另几个。
被兄弟激起的力量与信念。兄弟,是软肋,也是盔甲。
老毕,你可别死啊。我欠你钱,欠你烟,唯独不想欠你一条命。

黑暗,无尽无际的黑暗。
陈深终于又陷入了黑暗。像一个电影看累了的孩子,睡着了。又像一只飞了很久的麻雀,终于决定休息一会。

陈深醒过来的时候,看到毕忠良在旁边坐着,好像已经坐了很久。没关系,一定没有当初自己守他守的那么久,嘻嘻。陈深自顾自的想到。他是在一阵花香里醒来的,突然就想到了周璇唱的那首五月的风,李小男总是听,听的他都会唱了:
五月的风 吹在花上
朵朵的花儿吐露芬芳
假如呀花儿确有知
懂得人海的沧桑
它该低下头来哭断了肝肠。

实际上,毕忠良在这里守了一夜又一天了,饭是扁头送来的,一些必要的公务是二宝拿到病房来签的。的确是没有陈深当初发着低烧还守着自己守的那么久,也没有当时陈深那样难熬。因为陈深看起来没有像自己当时头皮被掀掉一块时的模样,那么可怕。毕忠良甚至还有闲心想想以前的事儿,比如杭州城外,那片开满野花的荒地。
那次他们刚挖完战壕,敌人还没来,就结伴出去走走。逛着逛着到了城外,陈深突然叫起来:“老毕,快看那儿,好多的花。”他们走过去,陈深竟然一下子躺倒在花丛中,清晨的阳光笼罩着的他,那一头枯黄的杂毛也显的有精神起来。
“你怎么像女孩子一样,还喜欢这些花花草草。”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哥,这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不分男女的。”
恩……的确是不分男女啊。
陈深明明是个男人,却长的好看,眼神清亮。虽然此刻灰头土脸的,倒更是衬出他粉嫩的唇色,比战壕里被一群小伙子珍藏的那些个电影画报上的女子更好看。笑起来,明媚如春光。
毕忠良侧身在陈深身边躺下,那时他还不是行动处的老毕,陈深也不是米高梅的公子哥。但有什么东西,约莫是从那时就发芽了。

“醒啦?”
“恩。又捡回一条命。”
“小赤佬。让你学会开枪总不听,一把剃头刀拼的过子弹啊。”
“行了行了,我刚醒就要训我啊?那我再多昏迷会吧”
“你敢!”
“对了,窗口种了很多花吗?好香”
“恩,外面有个花园。等你再好一点,我们可以去散步,那时花该是开满了。”
“好啊!”

“老毕。”
“怎么?”
“老毕。”
“小赤佬,我在。”
“过来点,低头。”

毕忠良凑过头去,毫无防备的,一个湿软的吻落在他嘴角。
毕忠良抬头惊讶的看着陈深,陈深却只是朝他笑着,眼神狡黠又温柔。
毕忠良就这样在陈深的眼神里失了言语。只能低头在他唇上,落下一个又一个吻。

兄弟?情人?敌人?他们的关系早就不是一句话能说清的了。
我们都经历过修罗地狱,且再也爬不出去了。
那么,花开满了,就相爱吧。
趁现在。

三个月后,中共宰相在米高梅被捕。

end

SOS!
没网没电视我忍了,没空调没电扇怎么过?!热到不能好好写文了T_T。你们随便看看吧多多指教。

接下来准备写老毕亲共梗,快的话明天就能放???
不过,和之前占tag征询意见说的会不太一样,我想不出处花策反老毕的具体场景,那肯定不是寥寥数语可以做到的事,而且如果没有准备,深深也不敢把老毕轻易带走,毕竟老毕汉j身份在那里,还有体弱多病的刘兰芝要照顾,总之要日积月累的影响和铺垫什么的,那就意味着线要拉的很长,自觉写不出那个感觉所以……我逃避了策反那块……抱歉。
不过,已“死”相谏怎么样呢〔坏笑〕

热疯了的我 碎碎念完毕

评论(4)

热度(1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