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梦

一只巨蟹喵ฅ●ω●ฅ✧(●ΦωΦ●)✧

【池陆】如何杀死陆离

对这种甜味的日常文无比的喜欢,读多少遍都可以。
一个家,两个人,警局、现场和他们的小窝,三点一线,四季如春。

如何杀死陆离?
最新的办法可能是:不再给他对你说“晚安”的机会。
可是那样,池萌萌也会被杀死的。

垃圾街最靓的仔:

*  非常非常非常抱歉跨年贺拖到现在。

*  难吃预警

* 他们属于彼此 错误属于我

【一天中,池震有无数个机会可以杀死陆离。】

   


  

2019.1.1

6:30

池震醒来的时候,陆离仍睡着,微微侧着头,面颊上有两道浅浅的粉红压痕;他睡得很沉,完全丧失了一个警务人员该有的警觉,甚至将最脆弱的咽喉暴露在对手面前。他那件领口宽大的白衬衫堪堪卡在半截锁骨处,颈窝里嵌着一个暧昧的吻痕,脖颈在洁白的被褥显得尤为纤细,如小玉珠似的喉结不时轻微的起伏流露出断断续续的生命力。

他像个摆在货架上的瓷娃娃,美丽、易碎。

池震的配枪就摆在靠床侧的抽屉里,一伸手就可以拿到,甚至都不用枪,只要池震想,他可以用手扼住陆离那段漂亮的脖子,他或许都不会反抗,就被悄无声息得杀死在一场浓重的梦魇里。

池震伸出手,轻轻替他掖住漏风的被角。

7:00

陆离起床以后的二十分钟里会有起床气,所以他闷闷不乐地坐在餐桌前读一份过期的报纸。

池震围着花围裙在厨房里给他煎蛋,油香盖住了蛋白质烧焦的味道,锅里噼里啪啦的碎响像信教徒的祈祷乐,只要池震想,半勺氰化钾就足以令一个成年人丧命,淡淡的苦杏仁味只会被法医闻到。他用锅铲捞出煎得金黄透亮的鸡蛋,蛋清边结起了一层香脆的油膜,半溏心的黄饱满的涨起来,溢出的蛋液给白碗底镀上了一抹阳光的颜色。

池震在调味品的瓶瓶罐罐里挑了半天,捏起塑料瓶在蛋上挤了两坨鲜红的番茄酱。

7:40

去警署的路上,池震开车,陆离窝在副驾驶座上看上一宗案情的报告,他没系安全带。

陆离看的很快,一目十行,低垂着的眉紧锁着;车里只有指腹与纸页摩擦时细碎的窸窣声。

正赶上早高峰,一辆辆私家车在交通线间灵活变道,似乎等不及一个十几秒的红灯。只要池震想,他可以假装错踩一脚油门,追上斜前方满载钢材的货车,及时换回刹车,弹出的安全气囊会救他一命,而陆离,他会由于惯性被钢筋打碎的车窗玻璃穿过胸膛。

池震踩住刹车,趁着红灯,探过身去,给陆离系好安全带。

9:00

本案的死者是被凶徒伪装成蹩脚的自杀从十楼天台抛尸的,肉体像坏了的西红柿摔了个稀巴烂,无神的眼球滚进草丛里。

近来的天气阴冷潮湿,天台扶栏周围积了几滩深深浅浅的水坑,湿漉漉的铁锈黏手易滑。陆离背对池震,一脚踩在栏杆边缘,一脚踮在水洼里,附身出去看墙壁外围是否留有蛛丝马迹。高楼上的风把陆离敞开的外衫吹得鼓起来,像一张面向云与天的风帆,陆离的侧面看起来很薄,纸一样的薄,仿佛不留意就会被风吹走一般,翻落楼宇。只要池震想,他可以借扶他的名义将人往外一推,那件他常穿的麻色外衣会凭风去,他亦然,同死者一样摔进泥土里。

池震走过去,将人拦腰抱起放到靠里的平台上,用无奈的口吻说:祖宗,当心点行吗?

13:20

陆离正在跟凶手——一个持刀的壮汉搏斗,而他正处于弱势。男人将陆离单薄的身体按在地上,左手掐住他的脖子,握刀的右手缓缓往下压。陆离的脸色因为缺氧呈现出病态的青,他宛如濒死的鱼,用嘴摄入稀薄的空气。池震就站在窗户外面,拿着枪。

只要池震想,可以等凶手将陆离掐死以后再开枪,然后坦然的接受自己的功勋。但这次的动作比想法更快,池震几乎没有犹豫时间,子弹颤抖又莽撞地冲出来,直接没入男人的手臂,一声呼痛声后刀刃落地。

池震扔下枪冲过去,用力把陆离按进怀里,失而复得的庆幸令他感觉自己整条手臂都在战栗,细密的吻落在陆离的微含湿润的眼睛上,池震听见自己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,没事了。

  

15:40

  

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。陆离随便在医护人员处包扎了手肘上的伤口,嘴角蹭伤的一块皮肤微微发肿,模样看起来很狼狈。

平日趾高气扬的陆队乖顺的像个走迷路的小孩子,亦步亦趋地跟着池震,踩着灯光下他的影子,不时抬起眼明目张胆地偷看他。池震绷着脸,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,他在心里恶狠狠的想,就该让他去死。

但池震转身,由着人撞进自己怀里,噗通,像心落地的声音,软和成了一滩。

21:00

池震如常泡了一玻璃杯的热牛奶,敲敲房门。陆离正坐在台灯边上,看着地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他慢慢地扭过头,目光跟着幽幽的转过去,抿着嘴轻轻笑了一下,伸出双手接过牛奶。池震拍拍他的肩膀,哄孩子的语气说了一声,去,睡觉去。陆离抬头看他,眼睛过分清澈了,捧着牛奶杯的陆离,嘴角有一圈浅浅的乳白印,看起来像个小朋友。池震没忍住,低下头用力亲了他一口,咂咂嘴,耍无赖似的笑着说真甜。陆离假装狠狠剜了他一眼,眼神一点儿也不凶,反而甜渍渍的。

池震看着人乖乖爬上床,给自己盖好被子,凭着台灯微弱的灯光冲他招招手,晚安。他退出房间,顺手关了灯,晚安。他错过了所有致命的机会,只等来了一句平平淡淡的晚安。他很高兴。

【无解。】


评论

热度(17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