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梦

一只巨蟹喵ฅ●ω●ฅ✧(●ΦωΦ●)✧

【双关】十虐(隐藏版)

我知道我为什么之前发不出了!敏感词在一段我怎么也想不到的话里……虽然我还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个词违规,但就是那段没跑了……

然后,我不喜欢外链哎,所以把之前那个删掉了重发了一个,如果算重复占tag,很抱歉。

顺便做个合集吧:  

十幸(前三):http://xiaozhit.lofter.com/post/1e60104a_1139aa20

十幸(后七):http://xiaozhit.lofter.com/post/1e60104a_113c9eb1

十虐:http://xiaozhit.lofter.com/post/1e60104a_113dd12c(没看过的如果愿意看,建议先看十虐再看糖版,不然就不好看了~)

【双关】十虐(隐藏版/糖版)

食用说明:没啥要说明的,还是有几个人想看隐藏版的嘛,但私信发不了那么长。就索性发推送了。没想到推送也发不了……

就是几句话毒药变糖的故事~~十虐是为了配合十幸,隐藏版本意是为了安慰自己。

 

【一虐 爱恨糊涂】

白天和黑夜交错的黄昏,就像是爱与恨混杂在一起。

光宏宇倚在墙角,久久凝望那一扇窗,然后狠狠的踩灭烟头,转身走了。

七情六欲皆是苦,而苦中苦就是恨不得亦爱不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宏宇,回来吃饭了!你那烟瘾够久的啊!”

“来了,哥!还不是你不让在家里抽烟?”

爱啊恨啊的,糊涂点才好。重要的是活在当下,反正我们分不开了,黄昏就一起度过吧。

 

 

【二虐 知己陌路】

关宏峰现在随时都能知道宏宇做了些什么事,但很难看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。

有时候都怀疑,曾经那个隔着万水千山,却心有灵犀的过去,不过是自己在黑暗中产生的幻觉。

 

什么时候起,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不懂的事有:宏宇偷偷藏了软膏状物体又从不拿出来。宏宇经常看着自己发呆,有时又不敢看自己,问他什么事也不说,还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健身时宏宇会脸红但不是生病……

 

 

【三虐 生死离别】

本报讯:本市近日破获一桩要案。前长丰支队队长离职后对真相仍锲而不舍,不幸于收网行动前夜遇难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其胞弟关宏宇五年冤案终得雪,于今日无罪释放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老关,这则假消息放出去有用吗?局长和媒体那里,我可是付了代价的!”

 

 

【四虐 恩义不复】

有一个故事,你要不要听?

奶奶每天会把水龙头开成最小最小的状态,小到只会慢慢地渗出水珠的样子,这样水表就不会走,但如果等上一天,也能得到一瓢水。

奶奶过个几天去取水,就能看到水桶已经积满了。然后奶奶拿着水出去,被不知道谁丢在路上的大石头绊了一跤,“哗”的一声,水没了。桶也裂开了。

 

就像你对我的那些个陪伴,保护,理解……当下心未动,长累情以深。

可是你一不小心,漏了。尽管你有你的苦衷,可漏了就是漏了。

 

水没了,桶壁还是湿的。可那有什么用呢?那些渗入桶壁的水,只会滋生细菌,令人不安,令人心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,关宏峰拿着一个新水桶找到关宏宇。“宏宇,给我个机会,重新把水满上可以么?”

 

 

【五虐 正邪殊途】

关宏峰: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长丰支队队长,J'C学院客座教授。jing号34XXXX。

关宏宇:在逃人员编号TXXXXXXXXXXXXX,男,汉族……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,协查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,将给予人民币X万元奖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小周,都是过时的资料了还看它干嘛?归个档就行了。关队找你呢,问你庆功会去不去?”

 

 

【六虐 求而不得苦】

抓不到的贼,办不到的事,救不了的人。不能说的情,爱不到的人。

有些苦想述无处述,有些坎想迈迈不过。

 

那些个看不破的案情,还不了的人情,变了味的亲情,不能说的爱情。

后悔吗?踟蹰吗?委屈吗?迷茫吗?没用的,再来一遍依旧无解,求而不得才是生活的真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哥,我走了。没事就别联系了吧。有事的话……看情况吧。”

“有事!”

 

 

【七虐 失又复回终踌躇。】

“宏宇,恭喜你出狱。”

“谢谢,你辛苦了,哥。”

“宏宇,我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不,没事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也没什么,我们回去吧。大家还在等我们。”

 

宏宇,我喜欢你,可我们不仅是同性,还是兄弟。

哥,如果我说我爱你,是不是连兄弟都没得做,

 

宏宇(哥),终于又能在一起,还好没有失去你。但是我爱你,你知道吗?

 

“哥,你怎么那么憔悴啊,是不是一心扑案子都没好好休息?我不在你连吃饭都是应付一下的吧?”

“你才是,快回去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一觉,床都给你铺好了。”

“好嘞,监狱里那个小小莲蓬头和硬板床真是不痛快。哥,我还想吃你做的打卤面。”

“好,卤和肉冰箱里都有。”

 

哥(宏宇),我爱你,但永远不会说出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哥,你真的没什么要说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我说。哥,像在演双簧的那段日子里,白天出去的是你,晚上出去的也是你。从我在脸上划下这道口子开始,关宏宇就只能存在我们俩一起在家的那一点点时间里。可就是那在夹缝中苟延残喘的关宏宇,好像爱上了那个他唯一能接触到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后来,我入了这所铁房子,以关宏宇的名,替关宏峰的身。可是那个滋生与夹缝的感情,那个如同房子里的我一样见不得阳光的感情,却愈发强烈。现在,我出来了。我们各自有各自的名,各自的身,所以我觉得还是该问你一下,是怎么想的。反正你这个哥哥我是要定了,其他的……我会尊重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要不你就当我没说。”

“……怎么可能?”

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

“听见过的话怎么可能当没听见过。其实我……尝试一下别的身份,也不错。”

 

【八虐 忠臣错被阴诡缚】

多好一个警察啊,弟弟却是个sha'人贩。

你还不知道啊?其实是他嫁祸他弟弟的。之前还和弟弟一起演戏,混在警局里妄图脱罪,这次终于被抓住了,证据确凿!”

“不会吧……”

 

“老关啊,这次我也帮不了你。”

“关宏峰,你被包围了,马上投降。”

 

“刘队,我没杀人,我弟弟也没杀人……”

“不要狡辩了,出来投降!”

 

“BOSS,都搞定了。关宏宇已死,关宏峰被捕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啪”灯亮了。

“哥,哥没事了,我在啊我在这。”抱紧。

他哥哥的黑暗恐惧症可真不是个事啊!那次之后,因为抓住了幕后BOSS,吴玲玲好像不会再出现了,可是好像有别的幻觉出现了呀……

该死的,那群警’’察到底为什么要把他哥哥围堵在黑屋里啊!

 

 

【九虐 人人似君影,仍道不如初】

6月30日   晴

夏天快来了,今天承公车去郊外办事。车厢很空,我坐在最后一排,能看见乘客上上下下。中途上来一对情侣,坐在一起说话。男孩微微侧脸的时候,下巴的线条居然像极了少年时的他。

其实早就习惯了。只是总会有一些事一些人,使我们在独自一人的时候,会无声伤感,却没有任何悔改。有一些事,一些人,提醒我们曾经照耀彼此眼目,粉身碎骨,并依旧想念。

 

还有,今天亚楠家的姑娘来我这儿写作业,看了她的作文本。这种文艺腔的记述方式真TM不适合我,以后不学了。

糙点就糙点吧,反正也没人一起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扣,扣”

打开门。“哥?……是你吗?”

“还有谁能和你长一模一样?我答应过咱妈照顾你的。走,下楼帮我搬行李去。”

 

 

【十虐 余生旧人不同路。】

关宏峰回到了空荡荡的家里,给老虎投了一块鸡肉,不过老虎懒懒的,没吃。

“我说了,这要看是谁喂。”

其实那一年半里,还是关宏宇喂的多一些。

 

“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吗?我……算了,我知道走到今天你也不容易,也知道你的苦衷,我不怪你。但……我们这对兄弟,就做到今天吧……珍重”

 

——关宏宇临走前,是这样说的。

 

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有些坎,跨不过去就是跨不过去。

就像留在脸上的这道疤,再也褪不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哥,这道疤不知道为什么老是痒,你带着那疤比较久有没有经验?帮我看看。还有,老虎以后还是我来喂吧,我想着怪可怜的。”

“喂我说了不做兄弟的啊,你要不要试一下别的。”

疤褪不掉,事忘不了,可是感情……好像也舍不了哦?

评论(3)

热度(30)